报名电话

130-7733-3820

最新公告: 面谈签约!长沙本地最专业的私家侦探公司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芙蓉嘉苑

电话:130-7733-3820

传真:130-7733-3820

手机:130-7733-3820

邮箱:130-7733-3820

新闻动态

首页 > 新闻动态 >

保姆救助做二奶的女主人(现代故事)

文章来源:147小编 更新时间:2022-11-22

善良雇主竟是贪官的二奶

李福芬是湖南省郴州市嘉禾县肖家镇人。春天,李福芬的女儿患肠癌在长沙病逝,家里由此欠了2万元债。为了还债,李福芬来到长沙市做保姆。雇主便是崔燕。24岁的崔燕住着一套140平米的复式住宅。

崔燕对李福芬非常好。一次,李福芬患阑尾炎动手术,住院期间,崔燕每天都把煲好的营养汤送到病房,还替李福芬出了全部医药费!不仅如此,崔燕每月还多给李福芬300元工资,并不时给她买衣服。做过多年保姆的李福芬第一次遇见如此善良慷慨的雇主,常常庆幸自己的命好,从此服侍崔燕也更尽心尽力。

崔燕的老公是个50岁左右的郴州人,每隔两个月才回来两三天。崔燕经常说:在郴州,没有她搞不定的事。李福芬亲眼见到崔燕的表长沙小三二奶捉奸哥和一些商人带着财物来求崔燕帮忙,都是与郴州有关的生意。李福芬的儿子想转到重点高中就读,但一直没门路,崔燕听说后,打了个电话就解决了。李福芬感激之余,又对崔燕的“能力”感到很惊讶。不久,谜底终于揭开了。

这年年底,李福芬回家过年时,竟在电视节里看到了崔燕的“老公”,他居然是郴州市副市长雷渊利!雷渊利有家有口的情况,大家都知道。那崔燕只有一种可能——是雷渊利的二奶!李福芬当即对老伴老曾说:“她是二奶!我不去给她做保姆了。”老曾也觉得老伴给一个二奶做保姆确实面子无光,可是想到妻子收入不错,二奶还能摆平郴州的很多事情,便极力催促妻子提前返回长沙。矛盾中的李福芬心想:崔燕虽然给人做二奶,但本质十分善良,长沙小三二奶捉奸我不能看着她越滑越远,无论如何要找机会劝劝她!于是,李福芬又返回了长沙。

一天,李福芬看到电视播出一个贪官和情妇同台受审,便旁敲侧击地说:“这个女人真惨,如此年轻,就被贪官害了,毁了一辈子!”然而,崔燕听了这话,却嗤之以鼻地说:“那是因为她太贪心,我从来不主动找老雷要钱,家里的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给我的。”崔燕一脸幸福的表情让李福芬无话可说。

崔燕告诉李福芬,她母亲早逝,父亲好赌成性。她从长沙师范毕业后,利用自己弹得一手好钢琴,给人做钢琴家教谋生。一个偶然的机会,崔燕与雷渊利相识了。雷渊利为她买了一套房子,还送给她一架价值8万元的进口钢琴。从小缺乏家庭温暖的她从雷渊利身上得到了经济和精神上的双重满足长沙小三二奶捉奸……

看来,这姑娘完全是被雷渊利的金钱权势蒙蔽了!李福芬很痛惜。一次,崔燕生病住院,这期间,雷渊利却始终手机关机。看到崔燕默默流泪,李福芬说:“崔燕,雷市长这么久没有给你打电话,他真的关心你吗?他终究还是别人的老公啊!”

她们哪里知道,此时的雷渊利已经被双规了,不久被长沙市公安局逮捕。崔燕从网上看到这个消息,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手剧烈颤抖起来,失声大哭道:“完了!全完了!”李福芬也很震惊,等崔燕平静下来,李福芬说:“崔燕,我早就想跟你说了,跟这些大官这样相处,早晚的出事。我一个农村老太婆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我知道,不该得的东西决不能要,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雷渊利给你的钱交给政府,因为那可是赃款啊!”崔燕长沙小三二奶捉奸哭着说:“那我这几年的青春岂不是浪费了?绝对不行!”几天后,失魂落魄的崔燕拿着一叠钱交到李福芬手上说:“李阿姨,我得躲一躲了,你拿了工资赶快回家吧。”李福芬心头涌起一种难言的苦涩,她嗫嚅着说:“崔燕,听姨一句劝,你不能一错再错呀!”崔燕泪流满面地使劲摇头。李福芬只得怅然若失地回到了郴州。

崔燕当即将房子和家具变卖,然后在株洲市荷塘区租房躲了起来。她天天上网查看郴州新闻,整天不敢出门。

贪官倒台二奶精神崩溃

留在郴州市区做保姆的李福芬,听说雷渊利的几个情妇已经被抓,心里很是为崔燕担心。不久,李福芬陪雇主去长沙市看病,抽空去了一趟老房子,才知道崔燕的房子已经易主。她的心悬了起来,难道崔燕果真被抓了?就在长沙小三二奶捉奸

崔燕回到了老家。让她没想到的是,她曾是贪官二奶这一丑闻在老家尽人皆长沙小三二奶捉奸知。父亲见女儿两手空空回来,没好气地说:“你还有脸回家?我们全家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读高中的弟弟一进门也怒气冲冲地说:“姐,你还是出去吧,现在很多同学知道你做二奶的事,我都不想上学了!”当初她做二奶挣钱供弟弟读书,现在弟弟却如此嫌弃她,崔燕伤心极了。曾托她在郴州弄了个工程的表哥,因雷渊利被抓而结不到工程款,多次上门逼债。崔燕在家里无法容身,一出门就有人对她指指点点。好赌成性的父亲又欠了一屁股赌债。一天晚上,天下着大雨。5个壮汉突然把崔燕一家人堵在屋里。他们是来讨赌债的。其中一个壮汉色迷迷地看着崔燕说:“崔老头,父债子还,还是让你女儿来抵债吧!我还真想尝尝市长二奶的滋味呢!”崔燕父亲低着头不做长沙小三二奶捉奸声。不堪受辱的崔燕大叫一声:“我跟你们拼了!”她操起桌上的水果刀刺向讨债者,结果在抢夺中,崔燕的右手被刀刃划得鲜血淋漓。

崔燕被送到医院缝合伤口时,医生感觉她很不对劲。当晚,发着高烧的崔燕说了一夜胡话。此后,她时而莫名其妙地狂笑,时而大哭,还把头往墙上撞!医生诊断后说,由于崔燕精神长极度压抑,加上突然受到侵害,已经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在医院住了8天后,因为钱用光了,崔家只得把女儿接回家。没想到,崔燕跑到大街上疯疯癫癫,把上衣扯烂了,光着上身裸奔。又羞又恼的崔家人从此不得不把她锁在卧室里。

长沙小三二奶捉奸请了5天假,赶到了株洲。李福芬走进崔燕的房间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崔燕蜷缩在被窝里。李福芬心头一阵酸楚,喊道“崔燕,我是李阿姨呀!”李福芬让崔祥林打来一脸盆水,拉起蓬头垢面的崔燕,给她洗了脸。看到崔燕变形的右掌,她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我可怜的闺女啊,你再也不能弹琴了呀!”在崔家,李福芬每天陪她说话。到了第3天傍晚,崔燕突然喊了声“李阿姨!”李福芬惊喜地答应了一声。慢慢的,崔燕清醒过来了,记起了很多事情。几天后,李福芬返回郴州。

精神分裂症是间歇性发作的,不久,崔燕又犯病了!接到崔燕父亲的电话,李福芬心急如焚,但雇主不同意她请假,她只好咬咬牙辞了职再次来到株洲。李福芬和崔燕父亲带着崔燕到湖南省脑科长沙小三二奶捉奸医院治疗。谁知一听说要预交4000元住院费,崔燕父亲竟偷偷溜走了。焦急的李福芬只得拿出雇主刚给她结算的工资交了费。不到一个星期,李福芬带去的钱就所剩无几,李福芬只好找了份钟点工的工作,赚钱维持崔燕的治疗。

幸运的是,崔燕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医生建议她出院在家静养。李福芬犯难了:崔燕的病还没有好彻底,她回株洲无疑对病情不利,可又不可能把她一个人留在长沙。李福芬问崔燕愿不愿意去郴州?崔燕说:“李阿姨,我跟你走!”就这样,李福芬把崔燕带回了家。

李福芬的老伴老曾见过崔燕,吃惊地把李福芬拉到一边问:“你怎么把贪官的二奶带回家来了?现在她可是个祸害呀!”得知李福芬要给崔燕治病,老曾急了,说:“这样做会让人戳脊长沙小三二奶捉奸梁骨的!”李福芬反驳道:“当初我给她做保姆,你怎么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呢?”听了这话,老曾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

看到老伴如此不欢迎崔燕,这对崔燕的恢复非常不利,李福芬便带崔燕到了妹妹家里,妹妹对她说:“姐,我听姐夫说,她是贪官的二奶,你这不是害我吗?”李福芬说:“她当年也是被骗了。当初这孩子对我不错,现在她病了没人管,如果我丢不下管,良心不安啊!”没想到妹妹坚决不同意收留她,李福芬只好又把崔燕带回了家。

朴实农妇伸出援手救二奶

一天,李福芬家里突然来了几个乡亲,对着崔燕指指戳戳看稀奇。在人们怪异的目光下,崔燕感到无地自容,情绪失控的她突然端起一脸盆水往人群泼去。众人七嘴八舌地对她谩骂起来。

一个老人对长沙小三二奶捉奸李福芬说:“福芬,你是不是收了她很多钱呀?我们郴州被那些贪官搞得千疮百孔,你现在又把贪官的二奶带回来败坏民风,你安的什么心?!”李福芬被问得张口结舌无话可说。这时又有人说道:“这个女人也是搞乱我们的郴州的一分子,我们不准她再呆在这里!”不然,我们连你都一起骂了!”

面对众人的围攻,崔燕当晚又犯病了。老伴对李福芬说:“你是要这个家还是要这个贱女人?你再把这个祸害放在家里,我就走!”他竟负气离家出走10多天。在岳阳大学读书的儿子也打电话责怪李福芬:“妈,你怎么是非不分呢?难道一个贪官的二奶比爸还重要吗?”连儿子都这样责怪她,李福芬苦恼不已,暗自落泪。

无奈之下,李福芬找亲戚借了3000元钱,带着崔燕来长沙小三二奶捉奸到湖南省脑科医院。5天后,崔燕稍稍恢复了神志,她对李福芬说:“李阿姨,我再不能拖累您了,您回家吧。我自己能照顾自己。”李福芬说:“闺女,我怎么对你放心得下呢?”崔燕突然紧紧抱住李福芬放声大哭道:“妈!你就是我的亲妈呀!”多日沉积的委屈和感激在那一刻尽情流淌。

李福芬决定带着崔燕留在长沙打工。她在长沙市黄土岭小区租了套一室一厅。因为时值年底,固定工作不好找,李福芬便在小区做钟点工。换了新环境后,崔燕心情平静,不久,她到小区门口的超市当了店员。

见过李福芬和崔燕的人都以为她们是一对母女,李福芬索性认了崔燕做干女儿。2008年春节前的一个傍晚,李福芬回到出租屋,发现崔燕在厨房里忙活,不一会就做出了几个菜长沙小三二奶捉奸。李福芬笑了,要知道,这是崔燕第一次给她做饭呀。吃完饭后,崔燕又拿出一件唐装,笑着说:“来,干妈,穿上试试。”这是崔燕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给她买的,李福芬不禁感动得眼圈红了。

快春节了,李福芬想回家过年,缓和一下和家人的关系,可又不放心崔燕。眼看除夕一天天临近,她很着急。崔燕说:“干妈,您还是回家过年吧!别不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她主动帮李福芬收拾行李。

李福芬回到家,为了崔燕治病,她没钱拿回家,不想儿子竟大发雷霆道:“没想到在你心里,一个贪官的二奶比这个家都重要!”曾彦和更是气呼呼地说:“你还回来干什么?干脆也去找个老头做二奶算了!”李福芬被逼问得哑口无言,无奈地抹起了眼泪。大年三十,李福芬忙乎长沙小三二奶捉奸了大半天做了一桌团圆饭,父子俩竟撇下李福芬去了亲戚家,李福芬孤单地坐在饭桌前,又忍不住哭了一场。第二天,李福芬质问他们父子为何如此冷漠,老伴说“这都是你自找的!你为了一个二奶不顾家,还让我们在乡亲面前丢尽了脸!”李福芬辩驳道:“二奶也是人,现在人家落难了,我帮一下她,难道这也错了吗?”一言不合,夫妻俩又吵了起来,气急败坏的老伴竟用杯子把李福芬的头砸得鲜血直流。

李福芬跑到妹妹家诉苦,谁料妹妹也说她不好。

李福芬在极度郁闷中捱到正月初六,就迫不及待地返回了长沙。

李福芬依然和崔燕像母女一般生活在一起。半年多来,崔燕没有再犯过病,在一家大型超市找了份工作,生活得很平静。有时,她会依偎在李福芬怀里,说:“长沙小三二奶捉奸干妈,我以前怎么那么傻?要不是你,我也许还在过那种东躲西藏的日子呢。碰到您,是我前世修的福。我以后会好好孝敬您的。”听到这种话,李福芬会很欣慰又很心酸,总是把崔燕搂得紧紧的。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芙蓉嘉苑 电话:130-7733-3820 传真:130-7733-3820

Copyright © 2002-2022 长沙盛腾调查公司 版权所有